狐日三明到日升

不定期冒泡铲小坑。。。

(阴阳师 随笔)缘远流长

茨木童子x阴阳师  (无cp向)

小号重新再来时抽到的第一个ssr与大号一样是茨木,对于弃坑已久的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可能更多的是愧疚吧?)随笔而已,随便看看。

————————————————————————
————————————————————————

身着蓝色狩衣的阴阳师紧闭着双眼,口中不停轻喃着召唤式神的咒语,紧竖的二指中夹着做法用的蓝符,随着咒语变化,她睁开双眼,狠狠将蓝符向前挥去,紧接着在空中划出五角星的形状。
曾经的自己,多次的失败已经让激动的心情冷却。重来的一切,熟悉的事物早已与记忆定格,停止,远远抛在身后。
“不知道这次会召唤出谁来。。”她想。薄弱的力量应该并不会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
蓝符上画出的图像发出金色的光芒,将视线覆盖,扩散。耀眼的光芒将阴阳师包围住,充斥着整个房间。
阴阳师强撑着睁眼去看——
银色长发随强风飘荡,高矮不一的红色尖角像枯树枝一般立在发上,失去了整个右臂的式神在光芒中站立,随着光的散去式神甩着空荡荡的袖子,说出那陌生而又熟悉的开场白。
金眸倒映着未消失的微弱的光,他的视线直直地投射过来,与阴阳师的视线隔空相撞。
“挚友还仍未找到踪迹,阴阳师大人未免过于着急离开?”
“茨木?童子。。。”阴阳师不可置信的声线缓缓下降,终化于无,被远远抛下的回忆如同回巢候鸟般只只飞向现在的自己,从前的种种事迹如洪水般撞进脑海,不敢接受的事实让阴阳师有些眩晕。
“你。。。找了很久?”好像沉默了一个世纪,阴阳师终于打破了死一般的宁静。
“。。。很久。”

————————————————————————————————————————————————

并不是茨木的狂热厨,但是这种巧妙的偶然真的不禁让我思绪万千。(对于开场白那里,两次抽出茨木的我只顾尖叫根本啥也没听进去。。所以。。你们懂得_(:з」∠)_)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