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日三明到日升

不定期冒泡铲小坑。。。

无意间在应用商店翻到的宣传图。。(应该有人已经看过了吧
结合宣传片出现的点点戏份,觉得如果这不是个游戏而是和动漫的话。。。他的出场该有多么惊艳。。。

我我我。。。cp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从空间看到的图。。这似曾相识感😂


@木然守宫 论太太与我,论水与游鱼。
(实物再一次被惊艳,感谢如此幸运能被选中,太太对于海盗团独特的搭配风格,以及安哥温柔和煦的笑脸令人心动,也使我赞叹不已。(第一次写关于返图的话。。。感觉激动的有点假正经了嘿嘿嘿
总之会画画的太太都是神仙下凡啊。。。ヽ(*´з`*)ノ

(阴阳师 随笔)缘远流长

茨木童子x阴阳师  (无cp向)

小号重新再来时抽到的第一个ssr与大号一样是茨木,对于弃坑已久的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可能更多的是愧疚吧?)随笔而已,随便看看。

————————————————————————
————————————————————————

身着蓝色狩衣的阴阳师紧闭着双眼,口中不停轻喃着召唤式神的咒语,紧竖的二指中夹着做法用的蓝符,随着咒语变化,她睁开双眼,狠狠将蓝符向前挥去,紧接着在空中划出五角星的形状。
曾经的自己,多次的失败已经让激动的心情冷却。重来的一切,熟悉的事物早已与记忆定格,停止,远远抛在身后。
“不知道这次会召唤出谁来。。”她想。薄弱的力量应该并不会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
蓝符上画出的图像发出金色的光芒,将视线覆盖,扩散。耀眼的光芒将阴阳师包围住,充斥着整个房间。
阴阳师强撑着睁眼去看——
银色长发随强风飘荡,高矮不一的红色尖角像枯树枝一般立在发上,失去了整个右臂的式神在光芒中站立,随着光的散去式神甩着空荡荡的袖子,说出那陌生而又熟悉的开场白。
金眸倒映着未消失的微弱的光,他的视线直直地投射过来,与阴阳师的视线隔空相撞。
“挚友还仍未找到踪迹,阴阳师大人未免过于着急离开?”
“茨木?童子。。。”阴阳师不可置信的声线缓缓下降,终化于无,被远远抛下的回忆如同回巢候鸟般只只飞向现在的自己,从前的种种事迹如洪水般撞进脑海,不敢接受的事实让阴阳师有些眩晕。
“你。。。找了很久?”好像沉默了一个世纪,阴阳师终于打破了死一般的宁静。
“。。。很久。”

————————————————————————————————————————————————

并不是茨木的狂热厨,但是这种巧妙的偶然真的不禁让我思绪万千。(对于开场白那里,两次抽出茨木的我只顾尖叫根本啥也没听进去。。所以。。你们懂得_(:з」∠)_)
@

唔。。。单纯的无聊ヽミ ´∀`ミノ<

〔咎狗之血 SA 〕归途

中短不定 甜向  接轮椅结局的drama
—————————————————————

“Akira。”

坐在轮椅上的那人俨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个久违而陌生的声音好似隔了久远的时光,虽微弱却依旧清清楚楚地闯进了Akira的耳朵。就在发生一切的瞬间,涌上心头的多层情绪令他对面前的事不敢相信。

是自己太过于沉溺在美好的想象中吗?他甚至对之后要发生的事情产生了一丝“畏惧”。

但是随后他看到那人早已沉寂的眸子中出现了久违的属于一个真真正正“活人”的情绪,那片早已沉寂的红竟随着那短暂的话语而滋生出一丝活力。

虽然,转瞬即逝。

“shi...ki?”Akira有些试探般地回应,强烈的情感促使着心脏跳动的频率,一下子加快到无法呼吸。

然而轮椅上的那人并没有产生接下来任何的动作。或许是自己眼花了,人的念想总是过于固执。Akira有些自嘲地笑着。

吹起的风扫过枫树林,吹散的落叶从树上飘下来,落到那个绝美的男人的头顶,而后又顺着脸颊缓缓落地。

视线由上至下略过那人全身,他突然看到他手指轻微地颤动着,一下一下。看起来柔弱的动作却莫名之间滋生出了力量,不自觉像击鼓一样敲打在Akira的心上。

这事情发生的真真切切,让他甚至来不及高兴。

—To be continued—

翻出了之前踏青时拍的照片,感觉小狐就这样在镜头下抢了爷爷的风头。。。滤镜把白毛渲染的好美啊。。。
٩(๑^o^๑)۶但还是远征最成功的一次!

【被囚禁于手中的你】偷窥无罪

如月晴人X“我”   接结局三 应该是过上幸福生活后的日常吧。

最近真是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
道路流畅,公交车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正是个大好晴天,略有刺眼的阳光不时因车调转方向而一下一下打在身上。在耳机向耳中传递着美妙的音调的同时,目光也一直停留在窗外,视线随着车的行驶而变化着,略过一幅幅街景。

不时回头望向身边的人,自从上车后便是一副半梦半醒的样子。再加上车中轻微的摇晃,阳光洒在身上肆意传递的温度更是加重了他倦意的蔓延,从一点一点打着瞌睡开始,此时已经是直接低着头睡沉的样子了。

“晴人君总是一副睡不够的样子。。”

思考着转回头去,不自知的微笑早已袭上面庞。
视线中窗外的绿还在随着车跑而延伸,肩头忽然一重的感觉一下扰乱了心跳的频率。小心翼翼地转头,不出意料看到了他靠在自己肩上熟睡的安稳容颜。

心中不免冒起高兴的小泡泡,就这样盯着看了好久。

直到周围的其他人投来略有思绪的目光,感到脸颊发烫便不自然地把脸转回窗外。

“啊~这样人畜无害的晴人君真的非常(/ω\)”心中的小人在乱叫着。

左耳突然的清静让飞走的思绪重回脑海,疑惑地望去,扰乱自己心绪的那人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看向自己的蓝色眸子里透露着一如既往的温柔。

“在听什么?”他问。还没等得到回答,便见他戴上了从自己耳中拿下的耳机后,又重新靠回了自己肩上。

“嗯。。摇滚乐吗。。”他问。睁开的双眼把视线放到窗外,不知在看什么。

“嗯。”我乖乖回答,视线也随之放到窗外,总觉得今年的树要比往年的绿许多呢。

“是我喜欢的那首。”

“嗯。”

“觉得怎样?好听吗?”

“嗯,好听。”

“这种天气,一点睡意都没有吗?”

“嗯,是晴人君太爱睡了吧?”

“那刚刚,是在盯着我看?”

“嗯。。。嗯?”

偷窥的行为被抓个现行,看到晴人微微扬起的嘴角,慌乱撇开的视线证明了此时的内心,脸颊已经发烫,真是狼狈不堪。

“脸红了哦。。。真可爱。”只听他说着,好像重新闭上了眼睛。

头脑仿佛炸开,感觉心跳的更快了。

啊真是。。明明在之前监视也没那么羞耻。。。

呃,晴人君知道了会。。。决不能让他知道!!

————(日常调戏还在继续)————

晴人君真是重新唤醒了我早已沉睡的少女心,啊~感觉又相信爱情了真是。。。(/ω\)